发新话题
打印【有1个人次参与评价】

装修记事

没有中央空调,没有地暖,那家里要装很多单机了。
阳台瓷砖挺好看的

TOP

引用:
原帖由 rpllily 于 2017-12-20 18:08 发表
小罗回来却又开始打扫。说这是你自己住的房子,得扫干净。后面铺地板之前,要再撒上水好好清扫一遍才行。我以为有些东西是可以埋在下面被掩盖起来的,原来那样并不好。
我家地板打龙骨之前就没有好好打扫,很多砖头水泥碎屑在底下,当时觉得建筑垃圾无所谓。
不知将来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TOP

回复 99楼rpllily 的帖子

没装地暖可以考虑水暖,装修时可以做成暗管,装修好再做只能明管了,感觉上海这个阴冷的天气,还是需要暖气的。我说的滑轮就是类似你最早拆旧时提到的滑轮,我看梦想改造家有一集也装过,会比较方便提送重物上下楼。

TOP

回复 101楼浦东小贝妈 的帖子

是呀,得五台挂机,一台柜机。想想中央空调很好的,可是老房子楼下的层高实在是低啊

TOP

回复 102楼浦东小贝妈 的帖子

我开始也觉得建筑垃圾无所谓的,反正上面铺了地板。问题应该不会有什么吧,但是听他那么一说觉得自己好不负责任。打扫干净再铺心里踏实些。

TOP

回复 103楼拥抱太阳的月亮 的帖子

还真是。装了滑轮,后面断断续续的垃圾放下去就会容易很多。但是滑轮是固定在外墙后伸出去悬在空中,风吹日晒雨淋的,如果不定期维护反而更危险吧?不过家里备着,有重物需要拉的时候再装上去应该也可以。

TOP

(32)
      上午九点半,吴总发来信息:去看看还有没有要改的,小罗下午就要撤了。好像有些快,我以为还得两三天。

      工具等几桶东西都收拾好了。小罗在刷楼下阳台栏杆,油漆味儿有些浓,他还是没有戴口罩。说这个阳台的移窗是一通到底的,人好出去。瓷砖可以回来收尾时贴。现在黄沙、水泥等材料都没有了,楼上外阳台要增加的瓷砖也得等下次来补时备好。记起最初讨论哪里贴瓷砖哪里不贴瓷砖的时候,小罗曾经笑:“别以后地砖贴好,你看看又要贴墙砖。” 当时不以为然,现在果然是要增加三面墙砖了。从开始的能不改、能不铺的地方都不改都不铺到后来能改能铺的地方都改都铺,眼瞅着自己出尔反尔就是无可奈何。
     
      卫生间从门到水龙头的地上垫了东西,去阳光房的台阶上用砖压着瑜伽垫。小罗提醒吴总告诉后面的师傅做柜子时不要踩踏阳角线,防止刮花。两个人说门口改天木工进来的时候也要铺上垫子,进出频繁的地方瓷砖都要保护起来。瓷砖美缝等装修完工时最后做。

       既然小罗下午走,就一起去吃午饭。有吴总在,这次小罗没有推辞。记得最早一次也是午饭时间,说我们一起去吃。小伙子居然说:“我身上这么脏,和你一起出去给你丢人。” 怎么也不肯。后来有一次又是午饭时间,就继续盛情邀请,然后人就找不到被放鸽子了。难得终于可以请可爱的小伙子一起吃个午饭,却是饯行了。我说:“小罗,后面刷白的活儿不是你来做吗?” “不是” “为什么不是你做?” “哪儿能都做,每个工种都要花时间学和练。从头做到尾得累死。” 如果他说累,那就是真累了。

TOP

(33)
       朋友说你去店里选TOTO的型号发给我,我给你内部报价参考。早上兴冲冲跑到最近的红星美凯龙,十点才开门。等进去却被告知,卫生洁具等所在的一楼装修,什么都看不了。郁闷之余到楼上去看门窗家具,发现双玻窗中间可以加百叶窗,省去了装窗帘的环节。还有铝包木、木包铝一体金刚砂纱窗等大开眼界。想想自家已经装上的两扇小窗,有些忿忿。拍了几张发给吴总:“为什么你没有告诉我有木包铝加一体纱窗?” “说过呀,你不是嫌贵吗?”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中间可以装百叶窗?” “你不是要加横档吗?加了横档就加不了百叶窗。 再说,你那窗太小,百叶拉不上去,有阴影,不符合你明亮的要求” “哦,又冤枉你了” “没事,每天给你半个小时发牢骚。”。。。。。。
      
      铩羽而归之后,跑回空荡荡的房子里去打扫卫生。小罗说贴地板前要打扫干净,我就每天来扫一遍吧。看到挡水想起贴砖前小罗就问过几次用不用挡水,后来才知道挡水可以贴砖时放进去一半,也可以砖贴好后用胶水粘在砖上。以前见到的都是后来贴在瓷砖上的挡水,所以没有概念。现在再看和瓷砖一起贴的挡水,相邻的边部再也没有胶水的痕迹。果然清爽。
      
      到阳光房的地方,移开瑜伽垫。阳光照射下才看出阳角条和窗台的不同,白色的底里面有着淡金色、潜灰色的纹路,很好看。拍了两张照片,回去再看的时候,突然发现了裂纹。大惊失色,赶紧转给吴总:“怎么又裂痕的?” “不对呀,昨天看的时候还好好儿的呢。” “昨天被瑜伽垫盖住了,你没看到吧。是不是被你踩过?” “不管有没有踩过,这个得换掉!” “好!”  还是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如果材料有问题,小罗肯定能发现。否则也不会临走还盖上瑜伽垫千叮咛万嘱咐的怕被刮花。吃过晚饭,又上去看了一遍。揭开外面一层保护膜之后,裂纹没有了。原来是被撕开的保护膜的痕迹,拍出来就成了阳角条上的裂纹。又是虚惊一场。弱弱的再发给吴总:“两张图对比一下吧,没有问题的。是我眼神不好!” “那个是灰?” “嗯” “不带这么吓人的!” 。。。。。。看图真的是会被误导的

[ 本帖最后由 rpllily 于 2017-12-22 20:56 编辑 ]

附件

挡水1.jpg (4.81 KB)

2017-12-22 20:53

挡水1.jpg

挡水2.jpg (5.84 KB)

2017-12-22 20:53

挡水2.jpg

虚惊1.jpg (8.46 KB)

2017-12-22 20:53

虚惊1.jpg

虚惊2.jpg (6.55 KB)

2017-12-22 20:53

虚惊2.jpg

TOP

(34)
      周六换了一家红星美凯龙去转悠,奔着TOTO卫浴去的。记得在哪里看到说分体座便器比连体的性价比高很多。店里分体型号很少。店员介绍说分体已经停止生产了,连体的性能早已改进。又记得哪里说这个是要一个个试过去,才能选出比较合适的型号。店员说现在都是标准尺寸不用试的。唉,早知道自己这么无知,不如让吴总推荐个型号直接订。来都来了,就慢慢看慢慢选吧。价格很高的遥控式智能马桶看起来好笨重,反而是面板操作智能盖和普通的更顺眼一些。奇怪的是既然是连体的,有一款偏偏设计成分体的连体样式,何苦!更奇怪的是,标签上的价格几乎是实际价格的两倍。后来在别的店里都有相同的感受,说是商场不让标签价格写太低。商家只好通过活动的方式给出实价,活动就是双十一延到双十二再延到元旦。。。。。。 反正天天都在搞活动的样子。

       台盆还是更喜欢下沉式的,收拾起来容易一些,整体感也更强。一个方的一个椭圆的,挺好。以前在朋友家看到过玻璃台盆,乍看很新颖,但是不耐看。就是预留的空间似乎不够大,没办法选可以放很多东西的下柜。而且化妆镜的镜灯基本没有设计,很单调。卫生间还是能大则大更好呢。淋浴可选择的样式似乎不多,最大的区别是恒温和常温的不同。外观上顶喷除了圆的就是方的,幸好两个卫生间可以一样选一个。至于顶喷的三种出水方式有些多余了。花洒最大的不同则是软管的形状,不锈钢螺纹外面包了一层膜的人性化设计,更易于清洁。这才是小改动大方便,只要用心就能不断改进。

       路上收到吴总发来的几组柜面板选色图。也就顺道上楼去看看衣橱的样式,索菲娅的接待是名实习的女大学生。学的是设计,先从导购做起慢慢转装修设计。虽然刚刚从很远的客户家量完尺寸回来,但是依旧能量满满,热情介绍着产品。也就在这个时候才发现面板颜色其实并不通用,不同的商家会起不同的名字,所以我只能用相似二字来称呼了。榻榻米总是那么温馨和抢眼,看到了就想坐上去。但是真的不实用啊,哪个房间都不适合做。一来家里没有人愿意像日本人那样不嫌麻烦的每天晚上把被褥铺开,每天早上再收起来。二来在上海被褥是一定要常常摊开在太阳下晾一晾晒一晒的,闻着被褥上的太阳味儿(有说是被晒死的螨虫尸体味儿),才会暖暖的心满意足地入睡。若说是阳台做成榻榻米,喝茶看书想想都有情调。然而总还是晾晒衣服的时候居多,那么就更显得不伦不类了。偶尔文艺一下可以,日常生活么还是得实用为主。工薪阶层的心态真是矛盾。

      不知道是埋头工作久了,还是太不懂居家生活。总想着衣橱里是需要一扇穿衣镜的移门。女大学生介绍说三轨道的设计很早就被淘汰了。如果嫌开门占地方就用两扇移门对开,铝合金边框的移门高度可以做到两米七,既不占用柜体空间,门又足够大。穿衣镜是嵌在柜体侧板里面,可以拉出来,经过处理的镜面无论远近都能照见全身。再问柜体材料是密度板还是压缩板的时候,她的回答则是实木颗粒板,有小孩专用的无醛康纯板。果然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大概还生活在十五年前的工厂里,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迷失在诺大的现代化生活环境中。

       发了两张喜欢的面板样式给吴总,问:“是不是可以这样做?” 回道:“这些样式不要太普通,移门的款式都是工厂定做的,随便选就是了。” “那你让我选色的不是门吗?” “是衣柜柜体,白色比较好。” “嗯,我也认为柜体要淡色的。既然知道白色的好,那你还问我?” “你不确认,我敢随便定啊?” 。。。。。。是在暗示我每天抱怨太多了吗?

       逛着逛着被一个热情的小伙子拉进店里看门,看着看着就看到了隔断等设计和布局。我说我家是新中式,小伙子拿来纸,寥寥几笔就勾勒出样子来。说新中式其实不容易做,选灯更难。能把新中式做好的装修公司,其它样式都不在话下。想起来前一天在另外一家看楼梯和橱柜的时候,有自己工厂的店主也说过新中式如果做得好。第一眼不出彩,但会越来越耐看,几千年的沉淀在里面呢。既然他们都这么说,心中小小庆幸了一下。是不是意味着被吴总带进新中式的我会从流于形式的浅薄走进更有内涵的氛围里去呢?

[ 本帖最后由 rpllily 于 2017-12-24 20:46 编辑 ]

TOP

台盆确实是下沉式的实用,台上盆水溅到外面很麻烦,水多了还会顺着柜门往下流。
我以前苦头吃足,重新装修时坚决换了。

TOP

回复 110楼浦东小贝妈 的帖子

我感觉实木颗粒板就是以前刨花板的升级版,名字好听点而已。
门板用密度板的很多,因为其他板材做不出造型。

TOP

回复 109楼rpllily 的帖子

说句实话,感觉楼主装修是踩着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事先的准备工作做得不够多呀,只能说吴总和小罗的耐心真好,楼主不要砸我哈

TOP

回复 112楼拥抱太阳的月亮 的帖子

你说的没错,根本没有准备工作。因为第一次装修是全包全配,除了选灯的时候和那个同济毕业的老板去灯具市场,其余时间根本就没来过房子里,是他们都打扫干净后直接搬进来入住的。后来发现有些地方可以改,所以这次很想自己参与。以为有了设计师的指导,只要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就可以轻轻松松实现。结果发觉我对设计和装修的理解肤浅得一塌糊涂。

[ 本帖最后由 rpllily 于 2017-12-25 17:37 编辑 ]

TOP

回复 111楼浦东小贝妈 的帖子

下沉式实用啊,太好了。
以前只知道密度板很沉很重,拆了或移动受损很容易报废,后来又听说甲醛太多。所以觉得实木颗粒听起来更高级的样子,原来就是刨花板啊。小时候常常看木匠做活的,然后刨花就用来烧火了

TOP

回复 113楼rpllily 的帖子

那你第一次装修那家公司还不错

TOP

(35)
       阳光房的玻璃加两个阳台的门窗这次动用了两辆车四个人,帅氏父子俩和老江西的女婿侄子齐上阵。说是玻璃怕磕碰不能用绳子往上吊,只能一趟趟往楼上抗。每跑三趟开始出汗的时候,老江西都会让他们停下来抽支烟歇一会儿,说是出汗太多忽冷忽热容易生病。看着很粗糙的老帅对一起干活的亲人们倒是很体贴。

       老江西专门给我看阳光房顶用的双层夹胶玻璃,说就算一层爆裂了也不会掉落、不会漏水,安全可靠。而且龙图目前市场上还没有仿品,凤铝已经有很多仿造的。好像如果我不夸上玻璃两句就对不起他用的材料似的。

       有三个年轻人一起干活确实速度很快,两个在阳光房顶,一个在阳台顶,都等着左手有伤使不上力的老江西把玻璃递上去。于是我又成了老江西的下手,先是根据手机信息查找并保护玻璃,然后帮着一起往上举。玻璃太重,尺寸标签贴在角上。顶部有斜度,所以玻璃尺寸都不一样。如果标签正好在下面,一个一个看本来就费劲,再是里面的玻璃,就得在外面护着其它玻璃。等他取出里面的玻璃后再一片一片慢慢靠回去,稍不留神没看到里面夹着一块小玻璃的话。咣当一声吓得大家都怕玻璃边部被碰坏。

       前一晚听吴总说老江西要来装玻璃,忽然想到阳光房外窗应该换成开门。于是装窗的时候就唠叨了两句,很是遗憾。小江西说上次装框的时候他就问他老爸为什么不是门而是窗,老江西的回答是“房东让装窗”。我冲小江西嚷着“想到了为什么不问我?” “你没在啊!” 再损老江西:“做了这么多年,你儿子都比你想得多。你就不会多想想啊。” “开始说是固定的,你要通风换成了窗。已经换过了。” “我没有经验,我要通风。你不会告诉我开门更好吗?” “现在换也可以呀。就是这些玻璃都得作废了,代价有些大。” 。。。。。。算了,还是怪我自己当时没好好想就匆匆决定下来。有时候真的不能指望对方丰富的经验,得看对方是否愿意花时间站在你的角度用心去想。质变需要量的积累,量的积累并不都能产生质变。

       老江西的侄子大约只是请来帮忙的,干活并不是很积极,有些被动。太年轻了吧,大约更爱玩手机。女婿却比父子俩更愿意多思考的样子,话不多,做事却总会多看两眼。看他开始收拾东西,我指着四个小斜面问:“这几个地方没有玻璃?” 他也很奇怪,喊了岳父上来。老帅说是空间太小,做不了。准备拿板封。我一听就炸了:”阳光房,留几块地方封板,得多难看!不行。” “做不了呀” “你刚才不是拿楼下拆的窗玻璃划弧窗了吗?不能继续用那块玻璃封在这里吗?” 女婿量了量尺寸:“是可以”。裁玻璃的活儿交给女婿了。他尝试着先拿切下来的铝合金做边部固定,比划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最后还是放弃了,直接打胶固定玻璃。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不会知道他曾经尝试过想做得更好。  

        一是拿错了两扇窗玻璃,二是阳台下面没有清理干净有三面玻璃暂时不能装。原以为会做到很晚的老帅到下午三点多就带着几个人撤了。依然留了一地垃圾。我只好自己开始清理。每到这种时候总会特别希望干活的是小罗,因为小罗是不把一切都收拾干净就不算结束的。人清爽,活利索。两年特种兵的训练养成的习惯已经把他和别人明显区分开了。

      老江西临走前催促最后一块玻璃的开口和移门的尺寸,说需要尽快定下来。他希望下次再来就是彻底结束交工的时候。我不置可否,因为我已经知道。不确定没有关系,确定了之后再改不仅大家都很麻烦而且成本会很高。所以可做可不做的就先不做了吧,只做必须做的。

[ 本帖最后由 rpllily 于 2017-12-26 21:39 编辑 ]

附件

玻璃.jpg (6.94 KB)

2017-12-26 21:39

玻璃.jpg

瞧这一家子.jpg (8.58 KB)

2017-12-26 21:39

瞧这一家子.jpg

哥俩儿好.jpg (7.11 KB)

2017-12-26 21:39

哥俩儿好.jpg

TOP

回复 115楼麦兜兜 的帖子

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同济毕业的大学生老板,带家乡的师傅们接活儿。就是震不住老师傅,中间选灯绕过来看的时候问起有个地方是否可以改。他答应了,老师傅看一眼告诉他做不了就没做。后来过几年再找人做的时候,说人家老师傅有经验,是嫌那个改动太耗时间不值得做。交房后,发现门口的几块砖被划花了。逼着他找人来换。几天后发现接线盒总跳闸,催了好几次等工人在附近干活的时候才过来换。后来再有问题就自己到路边找人,懒得找他。不过同事家装修的时候还是把他推荐过去,据说他们之间不开心,尾款被压了。

[ 本帖最后由 rpllily 于 2017-12-26 22:15 编辑 ]

TOP

(36)
       周二木工进场。上午先去房子里打扫卫生,继续清理玻璃上的标签纸。九点多问吴总说木工下午到,很遗憾的说不巧自己下午有事。吴总说他马上过来先带我去附近的建材市场看材料,然后他等木工过来交待。
      所谓板材的面板,原来就是实木板上贴一层薄薄的木皮。木芯大部门时柳桉,贴皮做成各种各样的木纹和颜色。这样既免去了油漆晾晒等工序,也会有更多颜色和款式的选择。不过图片和灯光下的面板小样和自然光下的大板出入还是很大。同样是暖白,我曾经对吴总发来的图片就不太感兴趣。 现场灯光下再看到旁边的纯白有些发紫更诧异。拿到店外再看的时候,暖白反而更百搭。看吴总想选兔宝宝,我问店主:“兔宝宝和福庆的区别在什么地方?” 店主答:“兔宝宝名气响,分厂多,价格高些。福庆质量不差,做出来效果一样,价格低些。” 那还是选性价比高的福庆吧。打底用的细木工板有12毫米也有9毫米,最后吴总还是建议用12毫米的。不太喜欢防腐木只有一种深色发黑炭烧的颜色,于是原来打算用很多防腐木的地方就不用了。总感觉这种颜色更适合用在野外的小木屋里。

       这一看就到了下午一点半,索性把下午的事情推到第二天再去处理。一起等两个木工师傅过来,讨论后由木工师傅算了一下需要的材料。虽然家附近建材市场里的各种材料价格都比吴总熟悉的地方要贵了一些,但是优势就在于离家近。店主曾说过的一句话:“你太懂行情,不好买东西呀。” 据说最近上海的企业都搬迁到外地,搬迁成本加上去之后,刚涨过价的材料节后还要涨。吴总说上午没有直接买是因为他算的不精确,由木工师傅算出来,之后再补一起货基本就可以了。买材料第一次量比较大,补货的时候运费也可以免。如果第一次他先买,师傅来算过后再买一次,之后补货就是第三次。那么第三次的运费可就免不了了。还真是个精打细算的人啊!

       周三清晨楼下堆满了面板、石膏板、木方和辅材。两辆小车四个人,卸货后留下两个背板的慢慢往楼上背。店主对这边的小区格局都很熟悉,订材料的时候就说知道这里一楼是架空层层高不够。有些尺寸的板是一定要先切了以后才能上楼的。不接触不知道,真是行行都有门道儿。

[ 本帖最后由 rpllily 于 2017-12-29 20:49 编辑 ]

附件

石膏板.jpg (8.91 KB)

2017-12-29 20:46

石膏板.jpg

细木工板.jpg (5.88 KB)

2017-12-29 20:46

细木工板.jpg

志豪.jpg (8.55 KB)

2017-12-29 20:46

志豪.jpg

隔板.jpg (6.94 KB)

2017-12-29 20:49

隔板.jpg

TOP

(37)
       周三没有来得及上楼,先去浦西办事,回来后就直接离开上海。人在外,心里总是惦记着房子。周四早上吴总发来几张照片。和贴瓷砖的顺序不同,木工是先从楼上开始做起的。看图片地上已经铺好细木工板,两个师傅干活的速度相当快。好可惜,打龙骨的节骨眼儿上我却不在现场。一直很想看那成网状的龙骨是怎样在地上做起来的。
      
       两个木工师傅都是安徽宣城人,一个年纪大些的老师傅,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老师傅是典型的手艺人模样,人和善、话不多。小伙子比吴总瘦些,比小罗胖些。性格很开朗,没有小罗的腼腆和拘谨,也没有小江西的粗心和随意。年纪不大做木工却已经很多年。干活的时候也和刚子一样爱唱歌。不过刚子喜欢唱怜惜自己的解压歌曲,苦啊累啊自我消遣。小伙子的歌则阳光明媚,动感十足。和偏沉默的老师傅搭配起来,互动的气氛也很强烈。最让人开心的是,小伙子对墙上开的小窗很是欣赏。让当初强烈坚持后被小罗实现想法的我的内心虚荣得到了小小的满足。

       离开两天再回来,不仅地面工程结束,隔墙成型,而且隔音棉填充之后已经在用石膏板封墙面了。这个速度还是相当惊人的。如今的木工再也不是小时候看到的那样辛苦砍伐木头、刨花不止的样子。几根木方一张板就拼出操作台。只要尺寸计算正确、板子推过电锯。什么样的材料都能分分钟搞定。石膏板更简单,裁纸刀划一下就出来了。老师傅说锯沫最适合用来擦瓷砖,想起N多年前在北京火车站看到清洁工推着锯沫的场景。立刻拿了个袋子把地上的锯沫都收起来,准备留着等完工时清理瓷砖用。

       小罗贴瓷砖是一个区域一个区域慢慢来,只要在一旁静静看着就是一种享受。两个木工师傅干起活儿来,却是楼上楼下满屋子跑。拿板、裁切、装订,都很占地方。我站在哪里都碍事的样子。只好继续躲到阳台去撕铝合金的标签纸。听着充满活力的歌声不由凑过来再看的时候,突然发现年轻的木工师傅有个绝活是站在人字梯上根据木板的需要左右移动。那架势有些像控制自平衡车,更让人想起小时候看过的踩高跷。梯子仿佛就是他的脚的延伸,想怎么移动就怎么移动。真是神奇!

[ 本帖最后由 rpllily 于 2017-12-29 22:09 编辑 ]

附件

地龙骨.jpg (11.06 KB)

2017-12-29 21:40

地龙骨.jpg

隔墙1.jpg (7.96 KB)

2017-12-29 21:45

隔墙1.jpg

隔音棉2.jpg (10.79 KB)

2017-12-29 21:45

隔音棉2.jpg

隔墙.jpg (6.42 KB)

2017-12-29 21:47

隔墙.jpg

TOP

泥工退场后家里一下子就干净好多,木工相对较快的。
等到后面油漆工来节奏又会慢一些,因为腻子批好后还有干的过程,冬天更慢,这时候也不能急,总要等它干透。
龙头、灯具也已经看起来了吧,留给你挑选的时间也不是很多了。

TOP

回复 118楼rpllily 的帖子

福庆、兔宝宝都是生态板吧,现在是什么价格了?

TOP

(38)
       楼上的房间都分隔出来以后,走廊立刻黯淡下来。再看那唯一明亮的地方,就觉得窗户开得还是有些小,再大一倍,两扇对开会不会更好呢?
       幸亏最高的地方是三米四,木工师傅说如果再高些,即使站在梯子上他也够不着了,得用脚手架。然而他的稳定性和平衡能力确实不一般:不仅会用梯子走路,而且站在梯子顶上倾斜身子干活也似乎很轻松。站在梯子顶上,想想我都腿打颤,更不要说倾斜和干活了。
      做柜体前,老师傅拿着自制的扫把开始清理垃圾,清扫房间。塑料柄以前小罗没用几次就坏了,扫把头扔在一边。到底是木工师傅,两块木板一根棒子。固定牢牢的扫把立刻变废为宝。

       下午吴总带了些辅材过来。看一遍工程进展,开始和木工师傅确定后面需要明确的事项。之前觉得空间足够大,房间分隔好之后发现衣柜并没有想像的那么大。于是斜面两边搭平的做法需要改一改,上抬加顶柜弥补衣橱空间不足。为给空调管留出通道,阳台边往里包一部分不影响窗帘位。 小房间衣橱宽度不够只能做开门,房间门两边都做成书架保持对称。一楼门厅管道位的高度、餐厅顶、厨房顶、客厅三个区域因为房梁需要留出的高度等等量了一遍又一遍。难怪小罗走时,吴总说有很多边边角角的收口问题会很头疼。当时没有概念,如今木工要做了,两三厘米的差异都要算来算去。好在这个小伙子既有经验,又肯想。两个人商量最多的还是如何既能解决问题又能做得再好看一些。嗯,咱就是喜欢有想法也肯想的人。虽然还是得改来改去,但是有这样的人做事情,就是放心啊。

       看门厅、客厅和餐厅顶端高度的时候,不经意从楼梯口往上看了一眼。那扇小窗似乎刚刚好,再大就超过了楼梯口的宽度,有些头重脚轻倒挂的感觉。怪不得我说窗户太小的时候,吴总一直说这样就正好,大了不好看。从楼上过道看过去,是希望大些再大些。从楼下往上看,却是不能再大了。要想从每个角度都满意的效果,还真是个考验人的专业技术活儿。

[ 本帖最后由 rpllily 于 2017-12-30 07:32 编辑 ]

附件

暖白隔板.jpg (3.44 KB)

2017-12-29 23:10

暖白隔板.jpg

废物利用.jpg (5 KB)

2017-12-29 23:10

废物利用.jpg

木工2.jpg (8.57 KB)

2017-12-29 23:11

木工2.jpg

TOP

回复 121楼浦东小贝妈 的帖子

兔宝宝说最低220,店家说只赚10块钱,所以我就记住了。福庆便宜些,200左右。

确实是干净了好多,我撕下来的标签纸都不好意思随地乱扔了呢。

龙头在看,灯具还没有看。不上班都有些忙不过来的感觉。真不知道一边上班一边装修的人们都是怎么过日子的

[ 本帖最后由 rpllily 于 2017-12-30 07:23 编辑 ]

TOP

(39)
      冬天的雨实在不讨人喜欢,阴冷阴冷的。潮乎乎闷在采光很差的二楼真是难受,这种时候最想回到顶楼。只是加了一个小房间后,就再也没有哪个卧室能够像以前一样横穿南北通透敞亮了。

      主卧够大,两米宽的衣柜足够用。次卧的衣柜宽度都不足一米五,幸好高度上可以加顶柜,算是弥补了宽度上的不足。主卧衣柜按照吴总提供的图片分长短挂衣区域和抽屉造型分隔错落有致。次卧衣柜是给女孩子住的,要挂的裙类长衣很多,空间有限。就不要那么多隔断,左右错开反而更简洁。头疼的是墙壁依然不垂直,木工师傅钉了几个木楔子来作调整。尽管随时都在用水平仪,我还是看到了童年记忆中看木工师傅眯起眼睛从木头一端看过去凭目力测试水平的一幕。那种来自久远的对手艺人的崇拜什么时候想起来都很温暖。看着年轻的师傅拿钉枪一排排间隔熟练地打过去又没有留下钉子痕迹的样子,很是羡慕。突然问道:“会不会钉到手?” “现在熟练了,不会。刚开始学的时候,不小心是会钉到手。” “啊?那怎么办?” “去医院取出来。” 用机器就会有这样的危险!

      老师傅在做主卧衣柜的贴边。总觉得两个人的衣柜有些不同。看了好久,终于发现衣柜外框是双层板。也就是说除了中间的隔板是单层,外框都是双层板。次卧衣柜是刚做好的单层板,水平和垂直确定好之后外面一层板才粘上去。果然是笔和卷尺不离身,随时都在测在算。顶柜的第二层底板裁切后似乎不够平整,拿了刨子手工刨了一遍之后还是得老师傅出马再刨一遍才算彻底达到要求。双板外框帖皮后果然更好看。

      看着顶柜也做得差不多,离屋顶还有一段距离。一个念头又闪过:三米四的高度可以做成下面是书桌上面是学生床的样子吧?这个想法如果告诉吴总,他会不会很无语。然后就意识到每个房间里的书架似乎没有被认真考虑过。只在走廊有一个公共书架应该是不够的,这可是个头疼的事情啊。

      昨天吴总走的时候叮嘱我尽快确定一款厨房拉篮。想想老妈做饭最喜欢所有东西都摆在台面上,拉篮未必实用。就说抽屉可以,拉篮不要也罢。吴总左劝右劝,几乎有求我用拉篮的意思了。于是根据他推荐的链接到淘宝上去看了看,果然我这种除了洗碗根本不进厨房的人太缺乏常识。拉篮真是个收纳碗碟的好东西呀,比什么都摆在外面或挂在外面好了不止一点点啊。上海的天气肯定要用304不锈钢的,印度人发明的山寨201系列就免了吧。然后就觉得多功能调味篮、隐藏式下拉篮也应该是需要的,看着什么都稀罕。刘姥姥进大观园了。

[ 本帖最后由 rpllily 于 2017-12-31 01:02 编辑 ]

附件

垂直测平.jpg (5.23 KB)

2017-12-31 00:57

垂直测平.jpg

刨平2.jpg (6.11 KB)

2017-12-31 00:57

刨平2.jpg

上柜1.jpg (3 KB)

2017-12-31 00:57

上柜1.jpg

大柜.jpg (8.3 KB)

2017-12-31 01:02

大柜.jpg

TOP

新年快乐,继续加油

TOP

回复 125楼浦东小贝妈 的帖子

新年快乐,多谢支持!

TOP

(40)
       2017年的最后一天,云开雾散阳光明媚。正想着要不要出去晒晒太阳的时候,吴总来电说房子里没电了。赶紧跑过去,木工说移动小房间空调线的时候碰短路了。奇怪的是,已经把门里门外的闸都送上去了还是没电。难道要换保险?和年轻的电工师傅跑到楼下电表间,发现以前一直打开着的电表门都是锁着的。从玻璃口看过去,确实跳闸了。只好打电话请物业来开门,10分钟后,物业过来合闸。然后告诉我电表箱上面每户的电表部分都是锁着的,但最下面留了一排开关。以后跳闸,如果门外的不起作用,可以自己到楼下把开关打开。还是刚才没有仔细观察电表间,让物业多跑了一趟。

       老师傅在做二楼次卧衣橱的贴边,这个时候发现他也是可以骑在人字梯上走路的。把梯子当腿是不是木工师傅必备技能之一啊。
       年轻师傅在做小房间的书架。衣橱已经做好,比次卧的宽一些,但没有顶柜,所以也是勉强够用。书架和衣橱都起来后,小房间立刻显得很局促。幸好外面就是阳光房,否则暗黑的压抑感就要来了。

       原本书架做的是80厘米宽,现在看下来留出来的门太小。看我皱着眉头盯着门的位置不做声,年轻的木工师傅说书架只是放在那里,有一边还没有钉。如果觉得门太小,可以把书架切窄些。每次做好总是先架起来看看效果,测测水平和垂直度的习惯果然好。至少在定型前还有修改的余地。于是确定书架的宽度就从80公分减为72公分,再给门留出8公分。两个人很快放倒书架重新裁切再固定。调整水平的时候不是用拳头敲打,就是用木板隔着再用锤子敲。总是注意不要直接让锤子落在做好的板子上。

       看年轻的木工师傅拿了一根方木钉在另一边的墙上,准备把摆架边上三分之二砖宽的空档拿石膏板封起来。我说多可惜啊,这块空间。能不能贴着架子再做一个单边搁架呢?师傅想了想,说可以做的,只是这根刚钉上的料就废了。废就废了吧,一根方木而已。撬起来,改成L形搁架连在摆柜上。以后放两个细长的花瓶也不错。这样门两边的书架看起来反而更对称了呢。无论什么时候,最喜欢听到的就是“可以做”三个字。任何想法说出来,都有“可以做”来打底。着实是倍受鼓舞很让人放心和开心的感觉。

       看师傅一手扶板,一手行云流水般钉钉子的样子很是愉悦。然后就看他停下来看手,吓了一跳:“钉到手了?” “没有。是木刺” “干活怎么不戴手套?” “戴手套会影响手感” 好像是啊,经常看他们用手在板子上摸来摸去确认。那经常有木刺扎手也就不可避免了吧。

       他们仍在各自忙碌着。我继续撕完标签纸,还是来打扫卫生吧。木工的活儿明显比泥瓦工的环境要好很多,地上都是木屑、木片、木块、木条、木板。当然还有很多烟头。小罗住在屋子里的时候,哪怕第二天又是一片狼藉,每天结束的时候总是要打扫一遍,垃圾装袋才算完事。同样木工师傅也住在屋子里。但是只要不影响干活,就可以在混了前天残渣昨天木屑的地上来来去去,丝毫没有不方便。大概是觉得清理了还得乱,不如到最后一天再收拾更好。不知道这和是否当过兵有没有关系,军训的时候每天的卫生检查可不是小事。军训过的人对于清洁的理解也更深刻吧。

[ 本帖最后由 rpllily 于 2018-1-1 02:35 编辑 ]

附件

贴边1.jpg (6.33 KB)

2018-1-1 02:25

贴边1.jpg

书架1.jpg (5.76 KB)

2018-1-1 02:25

书架1.jpg

TOP

你这木工活蛮多的,我几乎就让木工吊顶啥的,其它的都是定制家具

TOP

回复 128楼麦兜兜 的帖子

嗯,房间隔墙、橱柜都是木工在做。就门是工厂定制的。其实木工现场也都是用工具,老房子不平整,这样反而更好调整。也好改

TOP

(41)
       2018年的第一天,吴总和小罗下午要去湖南了。出发前先过来看一遍这里木工的进展,正好我在和木工师傅商量斜顶的做法。用木方搭出来的顶部看起来很有乡野小木屋的感觉,有些不舍得上石膏板封住了。却又不知道怎么处理会更好。吴总听了我的想法有些懊恼:“早说你想要乡村木屋的效果,就直接把顶部都处理了贴木头上去不是更好?。” “以前你们都是在说要怎么做怎么做,我又没有概念的。现在看到实景了,才有想法的呀。” 吴总这次没有给我更多的机会:“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得先用石膏板封住,不然太难看。等中间的碳化木架上去,你还是不满意的话,就重新做造型。” 说不清不甘心的是被封住的空间还是被封住的松木栅栏的样子,总之还是不甘心。连午饭后打盹儿都做梦把石膏板掀开了两块成为活板。
     
       几个房间的衣柜大家都很满意,吴总头疼的还是次卧空调管的走向。因为当初不愿意两块玻璃都打洞,空调位被我从东南墙移到西北隔墙上。导致铜管出去会沿着墙壁拐个小弯到阳台,正好对着门的方向。阳台靠墙做顶柜包住水管走向加上门套又会限制从房间出去的宽度,几个人仰头看着那面墙发愁。吴总连着出了好几个主意,最后还是选择让木工沿墙套出5公分,然后上面采用小罗提议的包垭口方案。我惹的祸总算让他们解决了。
       卧室外墙的造型似乎可选性很多,基本不用过多讨论。反倒是经小罗提醒,通往阳光房的走廊区域过暗,靠楼梯和窗户的吊灯效果不足,需要一盏壁灯的主意让大家开始关注电线的走向问题。我以为从阳光房的灯线分出来很近。吴总解释说布线要在同一区域,得从走廊分线而不是从房间分线。这是常识,切记!      
      至于阳光房地上三块玻璃下面的区域到底怎么办,吴总说:“办法总会有的,先等等再说。” 我以为他已经放弃去想这片区域,真打算让我随便填一些白石头子了呢。

      楼下交待木工最多的还是电视背景墙的造型,拉着卷尺又量了几次。对于这里我一直是没有想法的,只要电视一挡,有没有背景似乎并不重要。而打从接手装修的开始,吴总就一直在强调背景墙的重要性。这里我们似乎从没有处在同一频道上,大概是因为电视我很少看,所以并不关注的缘故吧。也就是在这种时候才会理解负责装修的吴总考虑的不仅仅是施工,更多的是整体效果,所以才会每次都在现场挑刺一样关注着每一片区域。而我只会对自己关注的地方感兴趣,其余的区域只是一片茫然。

[ 本帖最后由 rpllily 于 2018-1-1 21:59 编辑 ]

附件

封斜顶1.jpg (9.29 KB)

2018-1-1 21:58

封斜顶1.jpg

封斜顶2.jpg (4.22 KB)

2018-1-1 21:58

封斜顶2.jpg

封斜顶3.jpg (7.03 KB)

2018-1-1 21:58

封斜顶3.jpg

TOP

(42)
      下午再过去的时候,两个房间的斜顶都已经用石膏板封好。
      年轻的木工师傅修了工具回来。四下里找前两天切下来的碳化木块,钉到人字形顶的一端进行测试,拉开卷尺和老师傅振振有词地开始算尺寸。确认后拿开,下楼去扛一根碳化木上来。再拿一根精轧螺纹钢切割成均匀的几段,套上螺帽用来固定碳化木。说是以前做吊顶得先打膨胀螺丝,然后再焊接钢筋。现在有了精轧螺纹钢,需要多长切多长,螺帽一拧就上去,省事又方便。
       在碳化木上打孔也是,先用浆状十字钻头,瞬间在三分之一厚度处打开一个硬币大小的圆,再换上尖钻头,打通可以穿螺丝的固定孔。没有忘记在中间固定孔旁边再开一个小孔穿吊灯线。
       两个人抬上去,拧好螺丝。我问:“螺丝长出木头的那部分怎么办?” “一会儿要切掉。” “啊?拧好了再切掉。为什么不少切一点再拧上去?” “切得太短不好上。” 好像是这样,螺丝比木头的厚度短的话,螺帽怎么上呢?可是都拧好了再切不是增加操作难度了吗?看着伸出来的那部分螺丝,想着也许可以在上面挂个什么东西。看我纠结,年轻的师傅说:“你慢慢想,我们先去做那个房间的事情。” 想来想去,好像什么都想不出来。最后只好讪讪的说:“还是切了吧,想不出来挂什么东西。” 吴总和小罗在的话,会不会有什么更好的主意呢?

       趁空又拿起扫把清理垃圾。老师傅说:“你放着。这里做好我会来收拾。” “没关系的,反正我也是闲着。” “做这些也很累的。” 嗯,是累。可我没有手艺呀,没有手艺就只能打杂了。不然怎么说能工巧匠,用一些边边角角的材料都能拼出花样来。

[ 本帖最后由 rpllily 于 2018-1-1 23:13 编辑 ]

附件

测试3.jpg (7.63 KB)

2018-1-1 23:12

测试3.jpg

螺丝孔1.jpg (6.61 KB)

2018-1-1 23:12

螺丝孔1.jpg

螺丝孔2.jpg (8.91 KB)

2018-1-1 23:12

螺丝孔2.jpg

TOP

又要开始一段又冷又湿的日子了,好讨厌啊

TOP

木工活最终结算价格是不是按柜体成品面积来计算的,多少钱一平方?

TOP

回复 133楼浦东小贝妈 的帖子

这个问题我还真没办法回答。因为是打包给吴总的,所以各个工种的价格也没有关注过。不过据说木工是每组1000块起,具体到组的大小就不一样了。

[ 本帖最后由 rpllily 于 2018-1-2 21:07 编辑 ]

TOP

回复 134楼rpllily 的帖子

你的心真大
各工种的基本价格在报价时应该有个数,因为现场工作量总会有增减的,到最后结算时也好有个依据

TOP

(43)
       楼上的木工活总算结束。木工师傅转移到楼下作业,我就在楼上打扫卫生。虽然书架的门还要等吴总回来订制,但是免漆板的架子已经搭好,总算可以把晾晒在阳台上的书先放上去了。晾了这么多天,居然还是有几本书湿乎乎的。看来曾经泡在水里的那些书真的是留不住了。当初一念之差偷了个懒,如今心堵得不是一点点啊。就罚自己不要去吃午饭了吧。
   
       快到下午三点的时候,总算把书都收拾好了。下去一看,老人房的衣橱已经立起来了。木工师傅又在为墙体不直和水平不平的问题上下左右调整着。现场做木工和订制衣橱最大的不同就是:先做柜体并调平,再粉墙、贴踢脚线和铺地板就会保持墙柜一体的效果。装修好再安装成品柜则避免不了柜和墙之间的缝隙。如果墙不直,上下不均匀就会很难看。

       再上去清扫一遍,把垃圾都清理下来的时候。客厅摆柜装上了,乍看之下有些恼火。因为没有几何造型,是中规中矩的书架模样。前一天是说要做弧度的,后来怕影响移门而取消。但是没有弧度并不意味着柜体没有造型,这个似乎只是为赶工而做得太简单了。忽然想起自始至终并没有就摆柜要做成什么样子而认真讨论过。没有图片造型给到木工师傅,自然而然依着横平竖直均匀分隔成书架的样子了。赶紧打电话给吴总,吴总发了几张有造型的图片说按我喜欢的样子改就行。可是当听到年轻的木工师傅准备拆除时说已经做好的板子都得作废,重新做造型剩下的板子不一定够用时又开始犹豫。这个浪费似乎有些大了。

       纠结中转头看到门口的鞋柜也已立起来,老师傅在固定边部。发觉鞋柜和想象的也有出入,赶紧拍了一张照片发给吴总:进门挂包的区域太小,下面五排鞋柜太多,门会显得细长。需要去掉两个隔断。吴总给木工师傅打电话确认尺寸后,来电说如果不改现在的格局。挂包改成放包的话空间是够的。两个隔断做成抽屉,三个隔断开门就不会显得细长。最上面做一个抽屉就可以,底层开放摆拖鞋也没有问题,中间三层开门也好。只是需要木工师傅再做一个抽屉。

       回头再来看摆柜,似乎可以借鉴鞋柜的做法。下面两层做开门,中间空一层,上面两层做成玻璃门。用玻璃框来加造型就不用废掉重做了。

       两个木工师傅跟着虚惊一场,生怕做错了返工。听说不用推倒重做,只需要加抽屉都长出一口气。后面只能用柜门来弥补这里缺少造型的缺陷了。

       装修,装修,果然是一个考虑没有跟上,就得绞尽脑汁来补救了。

[ 本帖最后由 rpllily 于 2018-1-2 22:27 编辑 ]

附件

书架4.jpg (6.48 KB)

2018-1-2 22:27

书架4.jpg

衣橱4测平.jpg (7.82 KB)

2018-1-2 22:27

衣橱4测平.jpg

衣橱4调平.jpg (6.68 KB)

2018-1-2 22:27

衣橱4调平.jpg

走廊1.jpg (7.01 KB)

2018-1-2 22:27

走廊1.jpg

TOP

柜子做之前没有图纸给你确认吗,现场师傅都是拍脑袋施工的?
书也只能临时摆摆,油漆工进场后房子又要有很多灰尘了。

TOP

回复 136楼rpllily 的帖子

现场做柜子速度快好像,定制的话量好尺寸来安装起码45天

TOP

回复 137楼浦东小贝妈 的帖子

有时候有些事我是很粗心的,不太在意也不想在意。接触下来相信负责施工的吴总的为人了,包一个总价交给他自己去把控。有觉得不顺眼的地方找他就好。工作量的多少,因为几乎每天都在现场,心里大致有数。大家算得太清,做生意的气氛太浓,可能有些地方就不会多想,有些活儿也没办法顺手帮着做了

TOP

回复 137楼浦东小贝妈 的帖子

还真让你给说对了,没有图纸的。

客厅是比较纠结的地方,我的想法一直在变。到木工进场了,才不得不确定下来的。衣柜的样式是吴总发了几张图片给师傅,师傅和我确认后做的。而且几个衣橱内部的分隔都很不错,我想当然地以为凭师傅经验做出来的摆柜和鞋柜也会很有特色。之前吴总大致和我说过,我那时候心不在这些地方,也就没有在意造型的问题。到木工师傅中规中矩按比例等分后,才惊觉不是我想像的样子。却已经太晚了。没有图纸,这可是深刻的教训呀!

不到结束灰尘是不会少的,书好歹有个地方放了。后面只能继续清理了。

TOP

回复 138楼麦兜兜 的帖子

非常快,快得我都来不及想

TOP

(44)
      连绵的雨开始之后,也冷了很多。进门再看鞋柜,自己清醒了很多,就50公分左右宽的地方,五层也放不了几双鞋子。昨天师傅做之前提醒过我这五层是没有长靴位置的,给了靴子位置,就只能放两层鞋,给一个人用都不够。还是连盒子放上面吧。一直想像着门口从地板到房顶都做成鞋柜会足够大,现实告诉我其实空间很小很小。

      雨还在下,冷风吹进来有些冻手。两个师傅热火朝天干着活,吊顶出来、门头做好,客厅定型了。自始至终都知道,楼下不做房间是最通透最有效果的。可是必须有一个卧室,于是门的位置、厅的样子一直在改啊改啊,总也没有满意的方案。现在是改不了了:鞋柜堵住厨房窗户从北面过来的光线、摆柜阻隔南阳台照进来的光线、吊顶挡住卧室窗户透出来的光线。眼瞅着逐渐黯淡下来的客厅,怎么看怎么不舒服。虽然是意料之中、却还是在心理承受之外。那么昨天关于鞋柜和摆柜的不满是不是我一直拒绝认真思考这片空间的迁怒呢?地方太小心太大!

      木工师傅的动作太快,原以为要到明天才做的厨柜下午就开始了。大概是昨天关于鞋柜和摆柜的争执让师傅紧张了,吴总打电话让我去现场和师傅明确几个地方的做法。拉篮我是不想放在灶台下面的,虽然自己不做饭,但是想一想一边炒菜一边不停开关抽屉实在麻烦。旁边空间又不够大,只能放在水槽左侧,使得拉篮到灶台稍微有点儿距离。这时候再看厨房,L形柜体占了近一半空间。等冰箱进来,所谓的早餐台就甭想了。年轻的木工师傅把煤气灶位置的沿口切平后,说要先打扫一下,灶台下再加一块板,不然不好看。这可真是好主意,我想都没想过。看木工干活和裁缝做衣服的样子很像。工具在手,想做成什么样子都可以。画好尺寸裁着裁着板材就变成品了。关键是得提前想好要做的样子。我还是匆匆太匆匆了。做好柜体,加上厨房专用的踢脚线。我才把厨房两个窗户的标签纸撕掉,这边拉篮已经装上,就等着贴皮了。这种速度让我觉得前面没有花心思去想木工的活儿是很大的失误。

      客厅的墙不直,得先用细木工板找直了再加石膏板,砖墙变板墙了。找平找直的问题从贴砖开始就没有消停过,老房子伤不起啊。
      另外一个需要确定的地方是吊顶内圈下来的位置,师傅已经用两块小板分别钉在外圈和往上五公分的位置让我看效果,这种看效果的方式比只是说说或是画出来要直观。可不就是微缩版的效果图嘛,一眼看去,喜好立刻就有了。

       两个人上瘾似的拿着钉枪在不停固定石膏板,我则拿起扫把继续打杂。想起老江西上玻璃时没有清干净钢结构表面而留下无法打扫的污渍,前面趁着师傅裁切柜面板的空档把橱柜里面的墙砖擦了擦,赶在贴踢脚线之前把橱柜底下也匆匆抹了一遍。是不是只有小罗才会说“房子是你自己住的,看见看不见的地方都要打扫干净”。记得多年前准备扔掉旧衣服时,总是先洗干净了再装进袋子里拿出去。每每被老妈训“都要扔的东西,还洗它做什么。浪费水!” 看见看不见,扔或不扔和住或不住一样,收拾干净就是一种习惯吧。

[ 本帖最后由 rpllily 于 2018-1-3 22:39 编辑 ]

附件

墙贴直2.jpg (6.96 KB)

2018-1-3 22:29

墙贴直2.jpg

切平.jpg (4.75 KB)

2018-1-3 22:28

切平.jpg

定位置.jpg (7.55 KB)

2018-1-3 22:28

定位置.jpg

TOP

(45)
      全国大范围降雪,上海的雨依然缠绵着丝毫没有要停的迹象。这种时候真是哪里都不想去,好在住的地方离房子不算远。听说昨晚老师傅的手有些发炎,跑到药店买阿莫西林却被告知是处方药。又实在不愿意去医院,后来在车里翻出了点应急的药对付过去。不知道是干活伤了手还是天太冷。
       眼看着木工的活儿已经接近尾声,老郑师傅在用免钉胶粘贴各个柜体边部的压条。活儿不重,但是工作量很大,很细碎,要不停裁切粘贴。年轻的小麻在做楼梯口包边。前面工人拆旧时砸伤了楼板,边部掉了一小块现浇层。没有护板和脚手架就没办法用水泥补。现在只有靠木工用木板来封。因为有弧度,板子上每隔一小段距离就得切出一道印子。否则板子没办法弯曲。最初设计师是建议把弧度浇平一块成直线,而我却更喜欢弧度。
       也就是在楼上整理了一小会儿阳台。再下来的时候,楼梯口结束,楼梯下的储藏室里四周封好,已经在做门框。用了两层板,一层门,一层框。于是原本不算小的地方又小了很多。也许当初应该贴瓷砖的,瓷砖是不是会薄一些呢?稍稍郁闷的是,门口沉下去的部分也被封平了。吴总说抬平到门的高度放东西和取东西更方便,其实我倾向于沉下去空间大些更好。而且边边角角稀奇古怪的地方也是最容易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地方。可惜小麻和吴总一样都喜欢中规中矩的做事,事事讲究平直和对称。犄角旮旯拐弯抹角的地方能做正就做正,能封平就封平。让我在每每叹息被忽略的空间之余,恨不得自己有足够的创意和想法提前都准备好。

       和吴总发牢骚说起之前自己没有想好,现在木工已经做好却有些遗憾的地方。吴总说觉得不好就叫师傅拆了重做,做成我喜欢的样子。大不了他自己少赚点就是。可惜,我既不确定喜欢的样子到底是什么也不愿意浪费了这些材料和人工。其实也没有那么不顺眼。说到底,还是地方太小,眼看着哪儿哪儿都定型之后再也没有变动的可能,心里有所不甘吧。忽然就想起来在哪里看到过的关于宜家的描述:用的材质都一般,易于拆装。适合用过一段时间就扔掉,然后变换风格的人。大概宜家更符合我这种喜欢变化的性格吧。

[ 本帖最后由 rpllily 于 2018-1-4 23:41 编辑 ]

附件

厨房03.jpg (5.49 KB)

2018-1-4 23:39

厨房03.jpg

楼梯口04.jpg (7.86 KB)

2018-1-4 23:39

楼梯口04.jpg

楼梯口01.jpg (6.08 KB)

2018-1-4 23:41

楼梯口01.jpg

储藏室01.jpg (7.17 KB)

2018-1-4 23:41

储藏室01.jpg

TOP

宜家的材质太差,小件买买还行,大的橱柜可不能买

TOP

(46)
       做好厨房上柜,小麻师傅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说:“下面得加一块板。” “为什么?” “钉子露出来太难看。” 凑近了仔细看,果然有一个个钉子的痕迹,并不明显。因为是在下面,他不说我还真没有注意到。“那加的板子不是还得用钉子?” “先用胶粘,再用钉子从上往下钉,这样外面就没有了。” “哦,好!” 单层的时候看着挺和谐的,加一块板,底边变宽之后看过去更显大气。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木工活儿基本结束,吴总不在上海。需要我带小麻师傅去买小五金。他们的车放在楼下正好十天,居然发动不起来。小麻师傅说得换电瓶了,如今修车行太多太。出门就有全套服务,比买建材方便多了。 自从恒大被拆除,附近就没有那种规模的建材市场。商家都零零散散的分布在不同的街道,找起来太费劲。去了上次看材料的市场,卖小五金的也是只有两三家。店主说过一阵子合同到期,她也要搬到丈夫在十公里之外的另一家店去。所以这里的东西并不全,难怪第一眼看中的东西总是没货。这些小东西似乎也没必要再让她丈夫专程过来送一趟。退而求其次吧。凑巧的是,后来等衣橱抽屉把手装上以后,发觉尺寸比例比缺货的那一款反而更适合。

      到了五金店,小麻师傅看着看着突然想起楼上书桌开孔处需要一个封线盒。幸亏这次是他来,否则下次得吴总单独跑一趟呢。        
      阻尼抽屉滑轨真的很重很重,15副一个小箱子,居然让身强力壮的小麻师傅直喘气。开始是拎着箱子上的打包带,没走两步,断了。换个方向,刚上手又断了。店主赶过来帮小麻把箱子扛上肩才算能走出来。

      刚到家,从网上买的推拉旋转穿衣镜也由两个顺丰快递小哥送上来。这样看来今天晚上木工师傅果然是可以撤离了。这几天一直有电话在催,后面的活儿在等着呢。再呆下去,我都替他们着急了。
      楼上的三个镜子装的位置都很好,楼下的镜子有些低。因为是移门,镜子得装在柜体偏窄的一边,否则会被门挡住拉不出来。这个时候前期规划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镜子是我后来要求加上去的。

[ 本帖最后由 rpllily 于 2018-1-6 12:12 编辑 ]

附件

一楼衣橱00.jpg (5.47 KB)

2018-1-6 12:12

一楼衣橱00.jpg

二楼衣橱小00.jpg (4.97 KB)

2018-1-6 12:12

二楼衣橱小00.jpg

二楼衣橱大00.jpg (4.84 KB)

2018-1-6 12:12

二楼衣橱大00.jpg

TOP

二楼衣橱三个抽屉下面还空了一块,那是准备派什么用场的呢

TOP

回复 146楼浦东小贝妈 的帖子

我也发现了,今天专门去看了看,正在疑惑中。木工师傅前天晚上已经撤了,等明天吴总来了再问问看是什么玄机

TOP

回复 147楼rpllily 的帖子

除非有抽拉的装置,否则人想拿东西还得趴在地上才行

TOP

门板量也挺大,定好哪家了吗

TOP

(47)
       周六带侄女和朋友们去杨浦小聚,在有滋有味吃过晚饭离开的时候,看到门口的多宝阁架。侄女说很喜欢,问能不能做一个缩小版的搁架摆在家里什么地方。摆什么地方呢?就算是缩小版的,也已经没有地方了啊。原本也只有客厅的隔墙可以利用,想法却一直没有成形。九天的木工进展太快,看都看不过来的样子。于是说:“还是有空去看看你房间的梳妆台准备选什么样子的,要放在哪个位置。这个只能你自己选,我是没有想法的。”

       回来的路上有雨滴在车窗玻璃上,到家门口时雨已经很细密了。想起出门前房子里被打开的窗户,要不要去关呢?在冷冷的雨中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跑一趟的念头。一夜未停的雨到天明反而越来越大,无论如何还是要过去清理垃圾的。记得周五小麻离开前说多亏有你天天在这里打扫,让我们能专心干活。苦笑了一下,腹诽道:满地的烟蒂和痰迹,等你们来收拾的话,我得有多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呀。幸亏第一天就打过招呼不要在楼道里乱扔烟头,否则不知要被邻居们怎么厌恶呢。

       外面的雨很大,厨房北窗下的地上飘进来一滩水,东面的橱柜上也有一些雨迹,幸好是免漆板,拿抹布擦一擦就好。等台面装上就再也不用担心水的问题了。只是窗框中的泥渣要怎么才能清除掉呢?然后就发现有一处有些变形,大概是小江西装玻璃的时候撞的吧。下次得让老江西弄弄平,否则怎么看怎么也不是新装上去的样子。窗玻璃底边的标签纸费了很大劲还是取不出来,还是得问问老江西有没有办法吧。特殊位置的撕不掉的标签纸真是让人头疼。没有连接的雨水管像极了拧开的水龙头,楼顶的水顺着玻璃从阳台上哗哗流淌而过,低洼的地方还是得扫。于是期盼小罗早些回来补上瓷砖。
      
      雨太大,水泥楼梯因为回潮看上去湿乎乎的。铺上楼梯板之后,潮湿的空气就不会再影响到被盖住的水泥台阶了吧,否则湿气要怎么散发出来呢?
      阳台上拆旧后没有及时拿下去的一块门板被大风吹落在地上,实在太重不知道怎么弄下楼去。本打算拆了慢慢搬,一锤子砸下去,发现面板里面居然是两块石膏板。一直以为是实木才那么沉重的,真是毁三观的发现!

      泥水和着雨水把阳台、窗台外沿都浇一遍,总算干净了一些。这种天气打扫卫生的一个好处就是扬尘少,趁机把冰箱和钢琴罩也都拆下来甩一甩。每天看着浮了厚厚一层灰的它们得多糟心哪。真不知道第一次装修的时候,各个工序之间的卫生是怎么衔接的。而最后交付到我手里的干净整洁的房子到底是谁的功劳。
     
      真奇怪!明明已经定型了的房子,怎么感觉装修之路似乎还很漫长呢?

[ 本帖最后由 rpllily 于 2018-1-7 22:19 编辑 ]

TOP

发新话题